烟花美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亲情,是一封写不完的家书

亲情,是一封写不完的家书

2016-08-03 17:42:43 亲情文章 来源:http://www.39394.com 浏览:

导读: 亲情,是一封写不完的家书在那个极寒的冬天,他出生在一个偏远的乡村。父母给他起了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叫做善平。他住在一个大庭院中,一棵 ...

亲情,是一封写不完的家书

在那个极寒的冬天,他出生在一个偏远的乡村。父母给他起了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叫做善平。他住在一个大庭院中,一棵高大的香檀树倚靠在屋旁,每到香檀成熟之际,便有阵阵香味随风吹入屋中,他的房间顿时充满诱人的香檀味,有时候只要将手从窗口探出去便能够到黄澄澄的小可爱。屋旁有一小溪,人们都叫他祈祷溪。自从这带有人家开始便在这里取水,祖祖辈辈用了几代了。当然对于这些年老的东西,就一定会有一个传说或说法,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只要月满之时向着小溪真诚许愿的话,这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他的父母虽然都是农村人,但是父亲裘福是一位中学教师,母亲虽然只有中学毕业,但跟了善平他爸后,修养也就不必说了。在周围邻居中的口评是很好的,人称是一个完美的媳妇,直夸裘福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娶了这个善良和蔼的妻子。就在这对夫妻的教育下,善平从小就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也非常的优异,十分的听话,没有谁对他是不满意的,都希望有这样的一个孩子,有他的十分之五六也就够了。这段故事也就发生在这个平凡而又完美的家庭。
 
就这样一晃,十五年过去了。那一天,善平如往日一般回到了家中。母亲见善平回来,便急忙的忙活起来关切的说道:“善平,你回来了啊,妈给你准备了鸡蛋烙饼,你先等一会儿,我去热一热。”“不用了妈,我不饿”善平冷冷的说着,只见他走进房间里去了。善平他妈看着他,沉默的像一座石雕,连眼珠子也不转了,和死鱼一般。她思索着,总觉得他今天怪怪得,和平常不是那么的相像。天静静的闭上了双眼,白天被黑夜所吞噬,裘福骑着自行车从学校回来了。善平他妈似乎与裘福有心电感应一般,还没到家,他妈就急急得而从屋里赶出来。“福哥,今天咋们的儿子是不是在学校出什么事了,怎么感觉怪怪的啊,以前进门都是高高兴兴的啊,今天是怎么了”裘福拉着自行车,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因为他知道这一定是她想太多了,儿子是那么优秀怎么会有什么事情呢,何况刚才就和他的班主任老于一起回来,老于一个劲的表扬自己的孩子,学校里是一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不过他还是有点小担心。作为一个教育家,他知道儿子已经开始渐渐长大,就会出现所谓的青春叛逆,所以他便对她说“等会儿,我进房间去看看他吧,可能真的有什么事呢,不过你不要担心什么,我们儿子可是出了名的懂事啊”在微弱的灯光下,能清楚的看到裘福骄傲的笑容。裘福敲了敲门,便打开门走进房去。只见善平坐在位子上写着作业,甚至连敲门声、父亲的脚步声也没有听到。裘福的手突然放在了他的肩上,善平被怔了一下。“怎么了,善平”“爸爸,我没有听到你进门,被吓了一跳”“呵呵,在做作业啊,今天又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事情和爸爸说说”善平将手托在下巴下,令一只手在头上捉了一下思考着“高兴的事情还真多啊,早晨的时候小胖闹了一个笑话”裘福故意做出很期待的表情问道“什么笑话啊”“小胖把路上的一位阿姨看成了他妈妈,然后就叫了出来,那人转过身来,却发现认错人了,爸爸,你知道小胖后来是怎么办的吗”…“他毫不紧张,急忙跑上去,只见他跑过了那位阿姨,继续喊道‘妈妈,等我一下’说着便直跑到了学校。”说着父子两都笑了起来。听到笑声,善平他妈也就像在烫伤出涂上了止痛药,放下了心中得而大石。“恩,好的,那我马上出来吃饭”只见裘福走出了房间,善平关掉了灯,只见屋内一片黑暗,没有一丝亮光。
 
吃过了晚饭,善平的脚如拖着石头一般,走进了房间。房内是一片漆黑,比乌鸦还要黑:空寂的像地狱般的恐惧,一声声鸟啼是似鬼哭狼嚎的嘶叫。就连往常的香檀树也禁闭双唇,只是静静的站着,没有丝毫的香气。他熟悉的跟着似盐一般洁白的月光,不知道是不是月光还是他脑海中的想象,慢慢的走到了桌子前,疲惫的像一块橡皮泥一般紧紧的贴在桌上,不留一丝空隙。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在思考着什么。静静地趴了一会儿后,他站了起来,习惯得将台灯打开。顿时房间又恢复了生气,他将窗户小心翼翼的打开,阴面而来是一股的淡淡的香檀香,似乎正与他有开始倾诉。十五的月亮不管在何方都是那么的圆润和温柔,夜是如此之安静,把一切有生命或无生命都放在摇篮里哄骗着,让他们在梦里游荡。善平也当然如此,他的灵魂似乎已经出窍,游离在这房间里。他不知不觉轻轻的打开了房门、院门,慢慢来到了小溪前,月光洒在着小溪中,就如片片鱼鳞泛着点点光芒,就是善平的双眼。突然善平向小溪跪了下来,虔诚的合起了双手,紧闭双眼,那月光也暗淡了下去,最终不知他在默念着什么。
 
 
 
和平常一般,善平一早就起床替父母准备好了早餐。一家人吃完饭后,善平他妈习惯的将碗筷洗尽,那碗洁白的如太阳光下的小溪泛着银光。善平和裘福是一起去学校的,只不过一个骑着自行车,一个慢慢地走到学校。裘福骑着那自行车缓缓的上了路,善平他妈温柔的向他说道“一路小心”。善平总是要等父亲出发后才出发的,说着他便向他妈说道“妈,我也要走了”善平他妈再次温柔地说道“一路小心,早点回家”。听完这话,善平就不回头地向学校走去。可是这次,他却转过头来,想那个地方望去。时间永远是跑的那么快,不一会儿,放学的时间就到了。夕阳落在了那个善平注目的地方,一个个可爱的香檀金灿灿的,一个妇女的脸映得黄橙橙的,那是善平的妈,等待善平回家。可是,时间又像是流水永远都没有尽头一般,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可是在善平他妈的眼眸中却没有善平的影子。一声车铃从远处传来,善平他妈知道是裘福回来了,她期待着善平是和他父亲一起回来的。令他失望的是,裘福的车背后却是空空的,裘福准备去家中休息,善平他妈一把抓住裘福的衣袖说道“福哥,今天这么晚了,怎么善平还没有回来啊?”“还没有回来吗,应该早回家了啊,可能和同学们打篮球就吃了吧”不容裘福喘口气,她便说道“你快打电话问问老于,今天我的眼皮不住地在跳啊,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这个东西,这个可信吗”只见裘福跑进屋去,拨通了老于的电话。“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谢谢你啊,老于。那我就挂了”善平他妈似乎从这话中听到什么好消息一样,但还是不住地问,“放学后,善平和小胖一起去打篮球了,我就说嘛,你迷什么信,哈哈”说着,便笑了起来。善平他妈也笑了起来,便进厨房准备起了晚饭。焦焦的炊烟中杂夹着一股香香的白米饭的味道,路人不时的咽着口水。善平他妈做晚饭后倚在香檀树旁等待着远处回来的善平。这时,只见远处一个熟悉的黑影小步的跑来,摇摇摆摆的。“善平,你回来了,怎么这么迟啊”善平他妈带着一种责备有关切的语气说道,可是那两个字却不是她所期待地,“阿姨,难道善平还没有回来吗,我刚才接到于老师得而电话,我就来说一下,善平今天打了一会儿篮球就离开了”还未等小胖将话说完,善平他妈就急忙的跑进了屋去…
 
“善平,你为什么这么早离开家来这里啊”善平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孤寂地低着头。“难懂是成绩不够理想还是自己真的不想读书啊,这不可能啊,我平常见你经常在有休息的时间里去书店找书看啊,是你的爸妈太凶了吧”我不住地问着善平,隐约中我瞥见他眼角那几滴闪闪发着光的淡淡的泪水“不是这样子的,我也是没有办法,才离开家来这里工作的。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不过你都三年没有回家了,不想回家吗”我露出疑惑的表情质问着他。“想啊,怎么会不想呢,落叶都要归根呢”他突然有神的眼神又变回了先前的忧郁和失落,也不知是不是在这几年中他太劳累了,他的身体越来越消瘦了。这让我想起了三年前初次见到的他,那时的他是那么的年轻,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年轻的孩子竟然会有十八岁了,不过年轻真的很好,那时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有神,可是现在呢,那双有神的眼睛随着岁月的剥蚀,深深地凹陷了进去,高高的他背也被重担压得如扁担一般,看的我都有点伤心。我是在服装店认识善平的,然后就一直和他一起工作到现在。过年时,他由于不回家,所以我叫他去我家过年,他总是不肯,平静地喜欢一人生活,真是一个难懂的家伙。我便说道“善平,你知道在我的家乡有这样一个习俗,当你想你的爸爸妈妈的时候,就闭上双眼,在你的头脑中回想他们的样子,然后用话描述出来,那么你就能在晚上梦见他们”“真的吗”只见善平硬硬地撑大了他的双眼,我点了点头。“妈妈是一个慈祥的人,每天都会在香檀树下等我回家。那时的她是如此的美丽,就想是仙女一般:她那黑发如柳条一般随风飞舞着,那夕阳落在她发梢的时候,一缕缕金光便投射到我的眼中。一口洁白的牙齿整齐如贝壳伴着传说中西方女神蒙娜丽莎的微笑,最美的是她的眼睛,每当我靠近她的时候,我能从那眼中看到一个平凡的我…”说着说着,她的眼泪终于从眼眶流了出了,而不是静静地躲在那里。为了缓解这忧伤的气氛,我伸出了双指趁他不注意,掏着他的胳肢窝,他闪躲着没有笑。“妈妈,非常的爱我”这时,他便讲述着一个个他和妈妈的故事,我好奇地倾听着,这是他第一次和我讲他家里的事情,而且那么多。他和他母亲的故事很多,通过这些我觉得我开始总算认识了他,他的母亲很爱他,叫我记忆尤为深刻的就是千家米的故事,由于我不是当事人也讲不清,我就简单地讲一讲,那一年他生病了,按照当地的风俗,要集千家米煮成饭。而情况不妙的是当地也不过五六百户人家而已。他的母亲虽然跟了善平他爸后,思想也进步了,可是却也逃不出这爱子迷信的枷锁,裘福只觉得只是一场小病而已。于是,善平他妈不顾裘福,只身来到了另一个村子,最后终于凑齐了这千家米。
\
 
 
 
然而我之前并没有真正地读懂他,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整个故事总算呈现在我的眼前:在离家的前一天,由于自己的肚子痛便去了小诊所,知道结果的他被震惊了,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十六岁的他却是癌症晚期,那时得而生命本是最鲜艳的花朵,而命运的阳光将他活活晒干。一开始,他想不通,为什么选择是他,经过夜的启迪,他想通了,他爱他的父母,父母也同样爱他,他不忍心留在家中,不想让他们伤心难过,尤其是他的母亲。他选择离开,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过着陌生的生活,可他最爱的还是他的家乡。带着深深的愧疚和痛苦,他跌倒在陌生的土地。最后,他有一个心愿就是将他的骨灰送回家乡,死了也要归根。让他与自己的父母再见一面,并带上他多年的悔恨信。
 
葬礼后的一星期后,我带上他和书信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条浅浅的小溪,似乎已将水流干了;一颗光秃秃的老香檀树,也停止了呼吸;院内是枯枝败叶,如十几年不梳理的头发,乱糟糟的;唯一能让人感到有生机的也就算是台阶上深深的苔藓了,绿油油的如麦田里的小麦苗。我踩着轻轻的脚步走进屋里,只见一位老伯坐在长寿椅上。我向他说了我的来由,他开始不住地叹气,眼角中的泪水溢出眼眶,开始骂道“傻孩子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呢,难道我和他的母亲会嫌弃他吗,他的母亲不知多少次倚在香檀树旁期待他的回来,不知他想小溪祈祷了多少个夜晚。”说着,泪又出来了“回来了也就好了”突然他喊道“善平他妈,善平回来了啊”他拿着善平的遗照走进屋去,我跟了进去。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人,抬头一看,一张遗照出现在我的眼前:花白的头发显出的不是智慧而是沧桑,伤感的表情似乎有带着一种莫名的期待。我呆了,不知用什么来描述这位蒙娜丽莎式的模糊美女。裘福说道“总算,这两母子团聚了”眼泪又开始流了。我掏出信来,把他交给了伯父。他把信放在桌子上,走出了屋去。不一会儿,便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包红红的小纸盒。我被他接下来的动作给惊呆了,天哪,他竟把儿子唯一的东西用火柴给烧了。“为什么要烧啊”“烧了,烧了,就一了百了了”信被无情的火给烧完了,照的暗暗的房间通亮。不足三分钟,纸被完全烧成了灰烬。裘爸爸要我住几天,面对一个如此悲伤的老人,我只能答应。
 
住了几天后,我执意要离开了,他也没有强硬的留我。临行前,裘爸爸给我一只小纸盒箱,我问这是什么,他说你留作纪念吧,我留着只是徒增伤感。在火车上,我闲来无事就打开了那个箱子。里面是一张张精心叠好的小纸片,我慢慢地摊开了他
 
“儿子,这是妈妈给你的第二百三十三封信。你现在好吗,妈妈真得而好想你,想你啊。为什么你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家呢,妈妈的身体渐渐在变坏,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最后一面了,但妈妈期待着,能在我生命得而最后一刻见到你。香檀树在今年又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妈妈做好了香檀片等你回家来吃啊,你说过妈妈做的事全世界最好吃的。善平,妈妈真的想你啊…”
 
看到这里,我的眼泪也出来了,闻着那带霉味的信纸,我却感觉很香。字渐渐地模糊了,我将那一封封信用嘴亲吻着。我看了看手表,我知道我下一站是在何方。
相关热词搜索:家书 亲情 封写
  • 1、时光冲不淡的亲情(2016-06-18)
  • 2、亲情美文锁(2016-06-18)
  • 3、亲情叙说中的历史(2016-06-18)
  • 4、亲情铸成的大义(2016-06-18)
  • 5、亲情——父爱,永恒(2016-06-22)
  • 6、亲情文章:一窗牵牛花(2016-06-24)
  • 7、亲情文章:家的味道(2016-06-24)
  • 8、亲情文章:家里的灯,还亮着(2016-06-24)
  • 9、亲情文章:她(2016-06-24)
  • 10、正能量美文—亲情永恒,世上唯一在等你的人(2016-07-20)
  • 11、亲情:来世,让我孝敬您|李艳霞(2016-07-20)
  • 12、亲情美文:儿行千里母担忧(2016-09-16)
  • 最新推荐亲情文章

    更多
    1、“亲情,是一封写不完的家书”由烟花美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烟花美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亲情,是一封写不完的家书" 地址:http://www.39394.com/html/20160803/40762.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