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美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小说 >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2018-11-15 09:37:50 微小说 来源:http://www.39394.com 浏览:

导读: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简介:七年前,白未央抛下落魄骆宾城,飞上高枝嫁了有钱人,他苦苦哀求,而她内心在滴血,表面却无动于衷。 七年后,男人变身王者华丽再临,而她是豪门弃妇贱女淫娃,她心如死灰,却不得不跪在他面前。 她说:“报应不爽,以前是我抛弃你,现在尽情流放我吧,让我的灵魂堕入炼狱,永无安宁。” 男人却说:“对你最大的报应,就是永远把你留在我身边,这辈子,你都别想再逃出我掌心!”...

【www.39394.com - 微小说】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简介:七年前,白未央抛下落魄骆宾城,飞上高枝嫁了有钱人,他苦苦哀求,而她内心在滴血,表面却无动于衷。 七年后,男人变身王者华丽再临,而她是豪门弃妇贱女淫娃,她心如死灰,却不得不跪在他面前。 她说:“报应不爽,以前是我抛弃你,现在尽情流放我吧,让我的灵魂堕入炼狱,永无安宁。” 男人却说:“对你最大的报应,就是永远把你留在我身边,这辈子,你都别想再逃出我掌心!”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内容精选:

敞开房门,白未央的手还放在门把手上,就听见里边传来了一阵扎耳的声响。

头脑轰的一声,刹那变得空白,眸中闯入一双大红色的恨天高,透过这双鞋,白未央可以想象那女人是如何妖娆。而散乱在地上的衣裳,更是证明了他们有多癫狂。

她的出现惊动了里边的丈夫。

回眸,看见面色虚白的女人,男人毫无愧疚,反而忿然冲她吐出两字,“快滚!”

白未央猛然从那盈满了阴鸷的声响中骤然惊醒。

她心中一虚,磕磕绊绊的道歉,“抱,抱,抱歉……”而后闭门,迅疾奔出去。

抱歉两字,从一个老婆口中说出,多么讽刺。

已然是傍晚时分,街上行人寥寥,儿子去参加野训营,而自己的老公……

白未央在道上茫然的走着,她不晓得自己该去哪儿?

面对老公一回又一回的背叛,她没有其它老婆的悲伤欲绝,忿然咆哮,她的心是平静的。

因为,她的婚姻,一开始就是一场赤裸裸的金钱交易。

他不爱她,而她心中亦装着其它男人,因此,她到底没有资格指责他的背叛。

心又开始疼起,白未央禁不住掏出了钱夹,钱夹里边夹着一张相片,是儿子乐乐的。

底下,还有一张残留着岁月痕迹的泛黄的旧相片,看见相片上的男子后,她的心更疼了。

倏然,一阵突兀的手机铃音传来,是儿子乐乐来电,白未央忙接起。

“妈咪。”

儿子仿佛有些不开心,白未央担忧的问,“怎么了?”

“妈咪,我好想你,我想回家。”

听见儿子略带撒娇的语调,白未央的唇勾起好看的曲度,散发出了迷人又温暖的微笑,“乖,过了今晚就能回家了。”

“妈咪,这儿的饭好难吃,等我回去,你记的给我做好吃的。”

“一定的!”

又闲聊了几句,母子俩这才叩了电话。

乐乐的电话,让茫然的白未央找到了事做。她正在家乐福商超附近,恰好去狂购一番,明天给乐乐做一顿丰盛晚餐。

家乐福商超,白未央推着购物车在货架中间穿梭着,除却买食材,她还买了儿子喜爱吃的零嘴,见有新款玩具上市,也禁不住买了几款。

“未央?”

一道带着探寻的俏丽女音在白未央的身后传来,手中拿着一瓶旺仔牛奶,回眸,淡淡的目光骤然起了异色。

“真是你!”女子看清晰了白未央的侧颜,语调变得笃定,声响中还携着某种惊喜。

而白未央却完全的看懵了。

熟悉的身形,熟悉的面庞,连隐藏在男士迪奥香水下的味道都是她所熟悉的。

可,怎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她感觉自己无法踱出一步,一切感官统统罢工。她紧攥住手,灵魂轰然崩塌。

骆宾城!

长身玉立的立在那儿的男人,身穿一身深色的剪裁得体的正装,留着板头,成熟又干练。薄薄的唇瓣抿起了淡淡的曲度,绯红的唇色泛起了诱人的光泽,只是那双眸子,寒冽冷血,透着寒意。

他是骆宾城,她的前男友!她曾经为嫁入豪门,而抛弃的男人!

她的眸子酸涩无比,有种想要掉泪的冲动。

“未央,我们有七年没有见过了,你还好么?”

白未央的手上一暖,垂眸,发觉手遭人攥住了。她抬起眸子,望向这女人。

“未央,我是亦央啊,你不认识我了?”

贾亦央,白未央曾经的舍友,一贯黯恋骆宾城的女子。起先,她抛弃了骆宾城,正是这女人,在骆宾城悲伤欲绝、萎靡不振时一贯陪伴在他边上。

刚刚,她挽着骆宾城胳臂,样子十分的亲密。想必,他们应当结婚了罢。兴许,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吧。

如此一想,心中禁不住又是狠狠一疼。

“喂,白未央,亏我还是睡你下铺的兄弟,你该不可能不认识我了罢?”她微微撅唇,目光染上抱怨。

收起凌乱的心,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颜,她声响柔和,“您好。”

刻意的疏远,提示着彼此,她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未央,你……”

“亦央,我们该回家了!”清冽的声响响起,敲击在白未央的心间。她禁不住望向不远处的男子,而他的目光却盯着亦央。

曾经,他的目光从未在其它女人身上停驻过,他的眸中只有她!

“宾城,我们请未央回家吃饭行不行?”

没等白未央回拒,骆宾城便冷冷的开口了,“白小姐一向锦衣玉食,怕是不习惯我们的粗茶淡饭。”

白小姐?

如此陌生又疏远的称呼,让白未央以为他在叫其它女人。

看起来,他还在怪她起先的贪慕虚荣,拜金逐利,他对她的恨,已然渗透到了骨子里。

他的怨怼在她的心间缓缓结冰,扎在肉里,钻心的疼。

白未央的眸子闪着破裂的光芒,错开目光,低声道,“谢谢,我还有事,下回罢。”

说完,她推着购物车,快步朝收银台步去。

“未央!”

不理睬身后传来的声响,白未央几近是落荒而逃!

迅疾的付款,提着两个大的购物袋,白未央快步的走着。她来到马道旁,打的离开。

“师傅,去丹枫白露。”

车子发动,载着心慌意乱的白未央离开。

正是晚高峰,车子走走停停,一路都是堵车。白未央望着窗外的风景,思维纷飞。她没料到有生之年还能同旧爱重逢,流年辗转,已是七年之远。骆宾城三个字,曾在她心中如水般柔和,可后来却缓缓的结成冰凌,扎进肉里,鲜血淋漓……

“小姐,到了。”

“啊?”

白未央的思维被司机的话打断,她收回了心神,望出去,发觉自己已然到了家。

“多少钱?”

“26!”

白未央去包里拿钱夹付款。翻找了几回后,她的神情惶乱了起来。

“我的钱夹呢?”

白未央把包包里的东西全部都倒在后车座上,那么一堆东西里却惟独没有那棕色的钱夹。

她迅疾的回忆着,记起来,最终一回见到那钱夹是在家乐福商超。她铁定是付款时,忘掉拿钱夹了,抑或是太过匆忙了,放钱夹的过程中把钱夹掉在了地上。

“师傅,抱歉,烦请你送我回家乐福商超。”说着,白未央退下腕上的一块名表,递给了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见她一身名牌,又住在丹枫白露这类高级别墅区,知道这个表不是假货,便当自己拣了便宜。

到了家乐福商超,车子刚刚停稳,白未央就拥开车门下了车。她买的东西都来不及拿,就急促促的朝商超跑去。

奔到了商超的服务台,白未央着急的问商超的工作人员,“您好,请问有人没有人拣到一个钱夹,棕色的男士钱夹,里边有一个小男孩,还有一个男子的相片。”

“着实有人交到服务台一个棕色的钱夹。”

“太好了。”白未央听说有人拣到她的钱夹,心中一阵失而复得的狂喜,却在下一秒,神情骤然黯淡了下来,“不过,已然被一位先生领走了。”

“遭人领走了?”

白未央消化着这话,而后不开心的质问,“你们怎可以如此不负责?那钱夹是我的,你怎可以让旁人领走?”

“小姐,领走钱夹的人正是相片上的男子。倘若钱夹真得是你的,我想你应当知道那位先生的联系方式。”

商超工作人员的话,把白未央噎的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当然认识,何止是认识,只是现在……且不说,白未央不晓得骆宾城现在的联系方式,就算是知道,她也不可能去要自己的钱夹。

骆宾城拿走了她的钱夹……里边偷偷的藏匿着他年轻时候的相片。

起先,是她“抛弃”了他,如今还假惺惺的留着他的相片,这算啥?

她在骆宾城的心目中已然完全的变成了一个坏女人,倘若她再不识好歹的上门索要相片,只怕会自取耻辱。

白未央神情寂落,就那么丢了魂魄一般步出了热闹的家乐福商超。

她曾经想象过无数次和骆宾城重逢的场景,开始的几年,她的心中还存有幻想。不但幻想着自己有一日可以把所忍受的一切都告诉这男人……倘若他够爱自己,铁定会原谅自己的起先的“迫不得已”。

罢了,罢了!

看他衣着光鲜,又有美人陪伴,想必铁定过得非常好罢。

她仰头瞧了看热闹又孤独的大都市,凄然一笑……就这样子擦身而过,兴许是个不错的结局!

一番折腾,已然夜里9点了。

她丢了钱夹,只可以走回去。好在她习惯穿着舒适的鞋子,平时又有散步的习惯,因此那么远的距离走下来,并不觉得累。

丹枫白露,一座巴洛克式风格的五层别墅建筑,有着大大的院落,道路两边立着欧洲古典时代的路灯,路灯晕黄,有小虫子环绕着灯罩在飞着。

白未央立在墨色的铁门前并未进去,因为她不晓得里边的女人是否已然离开。

谨慎起见,她摁了门铃。

可是电话接通,里边出现了薄圣远那张盈满了成熟魅力的俊脸,“怎么回来这么晚?”他的语调携着丝丝的斥责。

“去外面逛了逛。”

她的话音一落,门就自动敞开了。她走了进去,心情霎时觉得压抑了起来。

七年了,她就如同一贯遭人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毫无幸福愉悦可言,乃至连自由和尊严都没。

薄圣远,她名义上的老公,更如一个恩客,而她则是卖身养命的红尘女。

步入房间,她在门廊处换了拖鞋,发觉脚跟居然被磨破了。

“你回来的恰好,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坐在客厅的皮质沙发上的男子,散发出成熟的魅力。沐浴过后的他身上穿着浴袍,正喝着高脚杯里的红酒。

灯光下,红酒的色彩很美,而他的脸更是散发着致命的魅力,好在白未央知道自己是啥东西,不可能有啥非分之想。

她低眉顺眼的来到了薄圣远的脸前,在他的示意下,坐在了他的对边,等候着他的下文。

“我们离婚罢!”

薄圣远的话把白未央震的四时无措。

她一脸茫然的盯着薄圣远,嘴巴微张,似乎有话想要说,却没说出一个字来。

薄圣远接过话,继续言道,“我们结婚时,有过婚前契约,离婚时,你不可以分走我的一分财产。倘若有孩子,孩子的监护权归我!”

白未央放在大腿上的双掌,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裙子,她低垂下头,缄默着,如同在接受法官的最终判决。

他们的婚姻,从始至终,她都没选择权!

“不过,我薄圣远不是那类小气的男人。看在你照料了乐乐那多年的份上,我会给你一笔钱,令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他的语调如同对乞丐的施舍。

白未央继续缄默着。

“开个价罢!”在他的眸中,白未央就是一个为钱背叛自己的女人。

白未央盯着自己攥紧的手,她太过用力,手上的骨节都凸出来泛着白灿灿的光泽军事

“怎么不讲话了?”薄圣远玩味的盯着这个跟自己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女人。

她很乖,很听话,他在外边乱搞,她总是默默忍受着,从不可能像其它的老婆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

她的缄默和隐忍,让薄圣远差不离快要忽略掉她。

“我要200万!”她声音羸弱的说着。

薄圣远盯着这个漂亮的女人,挑了挑眉,唇瓣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颜,“白未央,我薄圣远最多的东西就是钱,你可以多要点。”

“谢谢,我只须200万!”

她找回了自己的声响,恢复了平时那神情淡漠的女人。

薄圣远盯着她的脸,她的眼圈微红,似乎是哭过的样子,一双水眸里,盈着深沉的哀伤。

他还未见过这个样子的白未央。是因为要离婚了,因此悲伤了么?

“我明日便能搬出去,何时去民政局,你跟我说一声。”她站了起来,语调淡淡的对薄圣远说着。

薄圣远拧起的眉心蹙的紧紧的,对于她的顺从,他没有高兴,反而心里升起一丝莫名其妙的不悦。

“你不必搬出去,这个房子我会留给你!”

“不!离婚后,我想搬出去住!且,200万已然够多了。”

她不是个孤高的女人,但绝对是一个懂得知足感恩的女人。倘若不是因为妹妹要出国留学,她是不可能要这男人的一分钱的。

>>>>《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在线阅读

相关热词搜索:白未央 薄圣远

最新推荐微小说

更多
1、“《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由烟花美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烟花美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婚情告急:总裁强宠下堂妻》" 地址:http://www.39394.com/html/20181115/792175.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