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美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散文精选 > 轮回,散文

轮回,散文

2016-07-27 09:11:56 散文精选 来源:http://www.39394.com 浏览:

导读: 轮回,散文(共2篇)(最受学生喜爱的散文精粹)溪流淙淙_轮回的想象文 邵燕祥佛教里有关轮回之说,我以为是极富想象力的。它既包含了因果报应的道德判断和奖惩抑扬,又在佛家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背景上,引导人们翘望时间以至空间的彼岸,满足了延长个体生命的世俗愿望。一则“三生石上旧精魂”的轶话,打动了多少人的心。有情人不能成眷...

本文是烟花美文网(www.39394.com)散文精选频道为大家整理的《轮回,散文》,供大家学习参考。

轮回,散文(一):(最受学生喜爱的散文精粹)溪流淙淙_轮回的想象

文/邵燕祥

佛教里有关轮回之说,我以为是极富想象力的。它既包含了因果报应的道德判断和奖惩抑扬,又在佛家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背景上,引导人们翘望时间以至空间的彼岸,满足了延长个体生命的世俗愿望。

一则“三生石上旧精魂”的轶话,打动了多少人的心。有情人不能成眷属的,海誓山盟但愿来生结为佳偶。已成佳偶的,抱着世世代代长为夫妇的痴想甜蜜地死去。有平生未报之恩的,“来生变犬马结草衔环”也是真诚的。谁忍心像打破迷信那样,把可怜的人一点渺茫的期望也彻底打破呢?

轮回之说真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连阿Q也对来生寄以厚望:“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

阿Q不知道,六道轮回分别是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按照赵太爷们的标准,阿Q不沦为畜生也得下地狱。而阿Q,自命好汉,应是众人里的佼佼者,至少要重到阳间走一遭。至今他也是有争议的人物。

编织这一轮回幻想的觉悟者,也确是煞费苦心。要有说服力,要能自圆其说。除了得成正果升上天界的和作恶多端堕入地狱的以外,“两头小,中间大”,绝大多数流转一圈,“重新做人”了。若是每个人都记得前生、前生的前生、前生的前生的前生的事,一是本人太累,二是一代代拖泥带水,不知要生出多少恩怨纠缠,更加打不完的官司扯不开的架,所谓天下从此多事了,也是菩萨不愿见的局面,三则历史学家丢了饭碗,不但伪造历史的会迎面碰上数不清的历史见证人,无所施其技,就是真正正派的历史学家,怕也招架不住那么多目击者的七嘴八舌了。

幸亏早有人预做准备,西方是希腊神话里的厉司河,中土是笔记小说里的孟婆茶,亡魂在必经之路上,要么饮了那忘川,要么饮了这茶水,于是宠辱皆忘,前尘往事,顿成泡影云烟,一切只待从“尿不湿”开始了。

失去了过往的记忆,就算你确是一辈辈不漏地轮回而来,还有什么意义或意趣吗?

重要的是你的亡魂要控制住自己,别教那迷魂的饮料夺去你的记忆,那么你在今生品味前生时,才别有一番滋味,该补偿的补偿,该超越的超越,如果今生不尽如意,又不妨从前生或更古久的身世中寻到一分慰藉;而你相信你能在今生修来生,好像多少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似的,你竟可以傲视李商隐的“他生未卜此生休”了。

不过,想要体验轮回的乐趣,无论是完全泯灭了一切记忆的赤子童贞,抑或藕断丝连地残存着前生的记忆,都得先跨入死亡之门,恐怕对大多数人还是不愉快的畏途。

有一天我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无师自通:我如今不大也不小,六十三岁了。记得小时候把人生看得漫长,把时间看得缓慢,以为老境很远,曾想活个四十岁就不亏本了。倘真只活四十岁,该是在1973年死在干校;假设轮回不像返京那么麻烦,不受阻挠地重新托生,可不又是一个“春暖花开二十三”的小伙子了?然则回想1973年前,便是前生,岂非“晴川历历汉阳树”么?

艾青在长诗《向太阳》的结尾,满怀激情地写道:“我甚至想在光明的际会中死去„„”我们曾把1949年作为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如果我死在1949,同时又托生转世,我就是诞生在光明中人,黑暗的记忆只属于前生。

如果我是共和国的同龄人,我会被称作“在蜜罐里长大”的一代而长大。我会留恋生命,不肯说活四十岁就够了吧?谁知道呢!如果知道自己能保存记忆,犹如保存着生命,那么四十年换一条生命,换一个姓名,换一种活法,倒也是有趣的试验。那就在共和国四十周年又一轮回,在新的生命周期,我作为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正准备上小学;当小学老师要给我们讲述我们出生前的历史的时候,我噌地举起手说:我知道,我记得,那是我前生经历的!——多棒!谁记住历史,谁就有了前生。感谢我佛,给我们打开了一个多么宽阔的想象的天地,让我们可以作想象的游戏。我们可以把自己的前生一直追溯到太古洪荒,从周口店到半坡村,然后出入汉唐,驰骋明清,不亦快哉!

然而来生会怎么样?单凭过去的记忆能够作这想象的游戏吗?

1996年1月9日

轮回,散文(二):我们的十二年 一个轮回 这是传奇(纯文章)

【轮回,散文】

  我们的十二年 一个轮回 这是传奇   思皓凡   写在前面:   有些人认为凡是缘分 凡是巧合 必定都是故事 是捏造 是狗血棒子剧   但是每当我想起   我出门遇到的每个人   上学遇到的每个同学   工作遇到的每位同事   打车遇到的每位司机师傅   都是这茫茫人海中几亿乃至几十亿分之一的时候   我认定这是巧合 是缘分   于是我格外珍惜   让我笃定这一切的   是他   一个认识了十二年   不是同学 不是同事 更不是出租车司机师傅【轮回,散文】  回想起这十二年 融入我的生命 我的血液的他   这甚至不再是缘分   这是传奇   1   我的父亲:曾经的大学英语老师   我的舅舅:一个警察   因为我的父亲 我不到四岁开始学习小学课程和英语   因为我的舅舅 我改了户口本上的年纪   结果是 我不到16岁上了大一   一所位于西北的普通一本   对于一个北京孩子来说 那个分数要求很低   父母很是失望 我很满足   我是个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   但是我很清楚自己不要什么   我不想好好学习 不想上名校 不想生活在被家人无限制约的北京   大一的军训 我想我是一眼看中了一个长头发的美女   我能感觉到那种青春期的蠢蠢欲动   插播一下自己的情况   刚上高一的时候 也许是年龄小 也许是发育晚   我只有不到165CM的身高 并且关键部位甚至光秃秃的   那段时间我很自卑   然而到了高三 我已经长到187CM 毛也长得很齐全了@@   甚至因为大腿 肚脐等地的毛太过浓密和老妈抱怨   我妈看了看说:不错 很性感   但总的来说 高中时段一直处于比较自卑当中 感觉和别人不一样   所以甚少和人交谈 比较孤僻   插播完毕   由于长发美女个子也很高 我们一个站在男生列第一个 一个站在女生列第一个   于是有了说话的契机 我也总是有意无意和她聊天   直到有一天她主动和我说:林萧潇 周末请我去吃日本料理吧   我说好   她是本地人 那个周末 她带我去了一家回转寿司 我们吃了近300块钱   她又要吃牛肉火锅 又要喝清酒 寿司只吃最贵的某种颜色的碟子   我的家庭情况还算可以 对于钱也没什么概念 当时并不觉得什么   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挺有品位   吃完之后 我们逛街 她主动拉起我的手 当时我好紧张 一手的汗   她说:萧潇 咱们俩走在街上 多有面子 人家都看我们呢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是傻笑   你家挺有钱的吧 走

了许久 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不以为意 回答说凑合吧 我妈在香港做医生 【轮回,散文】   紧接着她说 那下周我们接着出来 你请我吃必胜客吧   我和你打呗儿~(我发誓这是她的原话)   我当时就崩溃了 心里面一阵恶心 气愤 感觉被扇了好几个耳光   我松开她的手 说:那你直接找个最贵的地方吧 吃完我们直接开房好了   她愣住了 转瞬又笑了 对我说:逗你玩呢   那之后我们回到学校了 没几天 全班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并且知道我家好像挺有钱 宿舍的兄弟都很羡慕   羡慕之余的话是:北京的就是好 有钱就是好   不知道是碍于面子 还是出于让自己有面子   我没有和那个女孩分手 我甚至都知道我们怎么就算在一起了   直到有一次 她带我去那个城市最好的商场 叫我给她买一件很贵的衣服   我冲她冷冷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我没有那么多钱 然后自己回学校了   那天晚上我在食堂吃饭的时候 碰见了我们班的班长   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子 和她一个宿舍   她和我说 你女朋友好像和一个大三的师哥出去了哦 你看紧点啊   吃完饭后 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 去到她们宿舍门口 在那里等她   后来下雨了 很大 还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 我没走 也没打伞   就在那里淋着 我们班的好多女生看到了我 从那以后的四年 她们对我好评如潮   两个多小时过去 我没等到她 也实在受不了了 就回了宿舍   没有脱衣服 直接上床睡觉   从那以后 每次阴天下雨 我的背就很痛 左脚的大拇指就发麻 直到现在   没几天 我妈打电话给我 说大一如果空闲时间多的话 就抽空去学车   我说好   一切的一切   从那里开始   2   我们学校旁边 是一所非常非常好的大学   好到明明过个马路的工商银行 不叫我们学校的分行 而是叫那所学校的   这让宿舍的兄弟非常不满   我们学校没有驾校 那个学校有 于是我去报名了   接待的大叔挺热情 问我是哪个系的 我说我不是这个学校的   他立马儿转变了 说那没有优惠 多交400元 我说好   周五早上10点去体检 东门口集合 别迟到 说完大叔就去忙别的了   我又说了句好 然后走了   从驾校出来 我在这所名校转了转 转了一个多小时 累的半死   好大 好多树 没什么美女 没有羡慕嫉妒恨   周五的早上 我来到那所学校的东门 已经有几个人在那里等了   几个大叔大婶 一个学生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180CM的个子 

短发 很白 很瘦 红格子衬衫 牛仔裤 白球鞋 白袜子   我忽然想到矿泉水   他看见了我 朝我走来 问我:你也去体检吧   我说恩   他问我大几   我说大一   他说大一就学车了啊 【轮回,散文】   我说恩   他说我大二了   我说哦   他说我学日语的 你呢   我说法律   他说法律NB啊   我说呵呵   他说。。。。。。。。。。。。。。。我叫孙皓凡   我说。。。。。。。。。。。。。。。我叫林箫潇   3   去体检的车子来了   一辆无比脏的金杯   那个收钱的大叔招呼我们上车   皓凡和我说 咱俩坐一起呗   我说好   不到半小时就到了体检的地方   一路上他好像说了些什么   我已经没什么印象 因为我好困   体检的时候我们俩个一起查了每一个项目   现在只记得有个握着方向盘 开里面的小车   和游戏机似的 挺好玩   皓凡和我吹嘘 说比我开的好   我说哦   回去的路上皓凡又说了一路   什么日语sa si su sai so 什么的   到现在我还是听见日语就烦   于是我依旧 哦 恩 呵呵   就要到我们学校的时候   皓凡说了一句话:这个XX学校超搞笑的 以前就是个什么XX学院   现在也成了大学了 满大街都是大学了   我说:呵呵   快到学校南门的时候 我大声喊了一句 师傅 您在我们学校南门停一下 谢谢   车停了 皓凡满是惊诧的看着我 那眼神太逗了 惊讶 尴尬 羞愧 。。。。   我和他说了句:88   然后下车了   回到宿舍 我和兄弟们讲了皓凡是怎么说我们学校的   他们很激动 扬言让我带他们去灭了他   4   考理论的那天 我又看见皓凡   他和我说 萧潇 那天真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你是XX大的   我笑笑说没事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再说你说的也是实话   他看我这么说以为我在讽刺他 显得更局促了   我说好好考试吧 就走开了   那些弱智题目没过10几分钟我就写完了   然后交卷出门 准备回学校吃饭   刚走几步 皓凡追上来 从后面大声叫我:林萧潇   那个时候 说真的 我觉他怎么那么烦人@@   他追上我 问我说:你丫怎么写那么快   我说哪里快了 你不是也写完了么   他说 我写完个P 我不是为了追你么   我心里想 这人真逗 然后问他 追我干什么?   他说 请你吃个饭 表示下歉意   我说 不用了 误会而已 我根本没当回事   他说 不行 他这几天想起这事儿就觉得尴尬死了 你必须让我请你吃个饭   我

看着他的样子乐了 说那好吧 你带我吃你们学校食堂吧 一直听说你们名校食堂很好吃   他听我说这句话 又是一脸狼狈   我看了忽然觉得有点不忍心了 和他说 走吧走吧 逗你玩呢 赶紧去吃吧 我饿死了   名校食堂还是食堂 味道都差不多的难吃 尽管他买了各种贵的   吃饭的时候我给他讲了我们宿舍人准备杀他的事情   他着急死了 怪我为什么和别人说   我说我还准备把这件事请写成笑话投稿给我们校报呢   他忽然笑了   露出白白的牙齿   那一刻 我忽然有一点异样的感觉   觉得他很好看 很纯净 很舒服   我又想起了矿泉水   5   分车的那天 我上午有事没去   下午去的时候 发现我和2个大叔和两个大婶分在一组   现在回想起来 当时没有任何的失望 只是觉得很没意思   后来才知道 其中一个大叔和两个大婶是那个学校财务处的头头之类   在学校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的级别 这个暂且不表   那个下午练了一下午的起步 停车 再起步 再停车   我们的师傅姓关 用西北话 他们都叫他关师   重点是那个口音师傅的师读SI(四)   于是我听到他们一口一个官司 我也就跟着叫 一边叫一边偷笑   那个时候的车子还不是桑塔纳什么的 就是普通的北京吉普   脏脏的 全是汽油味 性能也不好 于是各种灭车   每次灭车 官司就在那边吼一堆西北话 好在我根本听不懂   那天我没有见到皓凡 我报的班是周一到周日 每天都可以随时来的那种   貌似只有学校的驾校才有这种班吧   总之那天我没有看见皓凡 可能他也来了吧 我没有找他 也没有在意   对我来说 那时候的他和那些大叔大婶是一样的 只是一起和我学车的人【轮回,散文】  而后的几天因为准备考试 我都没有去 后来接到驾校电话 说周六早上务必去 因为是第一天开车出去   周六那天早上 官司看见了我 貌似对我很不满 说什么 很忙的话就别学车之类的话 我还是呵呵一笑   然后我忽然看见了皓凡 白色T恤 牛仔裤 白球鞋 微笑着朝我走来   官司又冲他骂骂咧咧了一句 然后招呼我们上车   上车之后 我用很诧异的表情看着皓凡   他又冲我笑笑 说 你好几天没来了 我换到这辆车了   后来我才知道 驾校规定 每辆车只能有一个学生 一是因为后面开车出去的吃饭问题 吃饭是要学员一起出钱的 学生大都没什么钱 一个车上都是学生师傅会不高兴 也没什么烟可抽 礼可送 二是因为怕都是学生 都在那里聊天 耽误学车 不

【轮回,散文】

过在我看来第二个原因是狗屁 第一个原因才是真的   皓凡和其中一个大叔换了车 送了管事的几包烟 那个大叔貌似是学校的电工之类 于是管事的同意了 这些市侩的事情总是让我恶心   但是官司对于他的车有两个学生的情况很不满 于是开始对我们俩个很不好 直到后面我开始送着送那 这是后话   6   所谓的开车出去 是因为学校的驾校 不像正规的驾校   有很大的场地可以在里面开车   但是那个学校驾校的场地估计也只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只够几辆车在里面练练钻杆倒桩之类   要开的话 就要出去找没人的地方 当然这些我当时还不知道   那天 我们就这样出发了 我甚至都不知道去干什么   由于我好几天没去 官司叫我坐在前面 皓凡和三个财务科大佬坐在后面   一路上官司和三个大佬聊的甚欢 我和皓凡安静的听着   车开到一个没啥人烟的地方 官司开门下车   对我说:那个林 你来开   我吓出一身汗 这才是我第二次摸车 第一次是练打火起步 还是各种灭   我小声对官司说了句 :现在就开了啊?   官司说 要不你回去 考试的时候再来开   我听见皓凡在后面哈哈大笑   我当时有点生气的坐到驾驶座 回头和后面的人说 你们扶好了哦   在官司的西北话指导下 一步步的点火 起步 松离合 踩油门 换挡   好在一切还算顺利 十几分钟后 官司叫我停车 于是咚的一声 车子一个大趔趄车停了 还自动熄火了 车后面桄榔桄榔一阵响   官司打了我大腿一下 吼了句 咋停的 下去   我悻悻的下了车 不过官司又补了一句:开的比那个孙好点 这让我高兴了起来   我回到后面 开车的换成了财务大叔 我冲皓凡笑了笑 说:据说我开的比你强啊   皓凡表示出很不屑 然后看了眼正准备启动的财务大叔 对我说:我建议你抓紧扶手   很感激皓凡的提醒 我才没受伤 大叔果然是大叔 虽然没水平 但是有胆量 可惜坐在后面的我们苦不堪言 财务大婶一号在后面不停的狂叫 慢点啊 慢点啊   我和皓凡 则相视而笑   7   那天回学校以后   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告诉她我上路了   我妈对于这种学车方式表示极度的吃惊和不解   并且再三提醒我注意安全   现在想想 也觉得可怕 这驾校太犀利了 才第二次摸车就让你上大马路了   以至于我现在看见马路上的驾校车 都躲得远远的   后面的学车是这样的 周一到周五 每天上午9点和下午1点出去两次 在附近开   周六周日是出去一天

相关热词搜索:人生轮回散文 爱的轮回的散文

最新推荐散文精选

更多
1、“轮回,散文”由烟花美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烟花美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轮回,散文" 地址:http://www.39394.com/html/20160727/30607.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